一份绝版“篮球报”曝光 若承认看过留神暴露年龄

  1996年,我还是一名初二的学生。当时的语文老师布置了一份家庭作业,要求每个人按自己的兴趣做一份手抄报。

  那时候的我,已经迷上NBA两年,当时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互联网,获取资讯除了靠电视就是看报纸。

  当时的地方体育频道,每到中午都会播一段ESPN的体育新闻,而我最的无疑是NBA的最新赛况,还记得那时候每次下午一上课,几个同样喜欢NBA的男生都会围到我身边,向我打听当天最新的比赛结果。

  只看比分,并不足以满足我对NBA新闻的渴望。从那时起,我就开始订阅《体坛周报》,可当时的篮球版面通常只有两三版,这对于不看足球的我来说有些浪费。我渴望着能有一份只报道篮球的报纸,但在21年前,显然不切实际。

  于是,我把这份梦想寄托在了自己的那份手抄报上。我按照体坛的版式,规划了一份四开的手抄报,自己策划了一个个选题,写得密密麻麻。虽然是一份报纸,但我却起了一个“NBA月刊”的名字,并注明“全国唯一的篮球专刊”。那一天起,我知道这已经成了我的一个梦想,虽然现在回头看看有些滑稽可笑。

  翻看当年那份自制的“报纸”,头版首选新人简介中,我写的还是“科贝-布莱恩”。那会儿的科比才刚刚加盟湖人,一场NBA常规赛还没打,而在苏群老师没给他翻译成“科比”之前,国内的媒体翻译还大都是“科贝-布莱恩”。

  时光如梭,光阴似箭。想想我做这份手抄报时,科比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NBA新秀,而如今,他已经结束了自己辉煌的NBA生涯,离开了这个打拼了20年的联盟。

  2004年,我是一个在读大三的学生,同时也是某门户网站上的NBA兼职写手。网站上的一篇招聘启事吸引了我的注意力,大致的内容是著名篮球专家苏群,要和杨毅、孟晓琦一起办一张专业的篮球报纸,我清晰地记得当时的那份激动,想起了1996年时自己的那张手抄报。

  我很快往电子邮箱里投了简历,并很快通过了报社的笔试,来到《篮球先锋报》的办公室参加面试。虽然当时报社招的是全职的和记者,由于我就读的是外语院校,英语是一方面优势,也写了一段时间的网络稿,这让我成为了报社唯一一个破格录用的学生。《篮球先锋报》的创刊号出来后,我和苏群老师谈到了当年自己的那份手抄报,谈到了自己的梦想,我记得他对我说:“一定好好珍藏着那份手抄的报纸,那可是个宝贝。”

  毕业后,我在报社做了两年的,随后被派驻美国,跟了四年的姚明和火箭队。那是一段如梦如幻的岁月,当年出现在我手抄报上的那些名字,就那样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。从前,我只能从电视和报纸上看到这些球星的新闻,而那一刻,我成为了亲历者和见证者,火箭的22连胜,姚明历史性地突破首轮,那些经典的瞬间,都在我的脑海中成为了永恒。

  我喜欢艾弗森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,喜欢他的坦诚直率,全明星的圆桌会议上,我就站在他的身边,感受着他的那份阳光下的忧郁;我喜欢科比那不同凡人的强大气场,成都的那次一对一专访,让我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一下子凝固,他就像是小说中的那种武林高手让你有点透不过气来;我喜欢姚明的生动幽默,他总喜欢用到一些形象的比喻,让火箭的更衣室里充满欢声笑语。那些故事,那些感触,纷纷化成我在键盘上的每一次敲击,传回到部,排上报纸的版面,送到球迷们的眼前。

  当初的梦想,就这样成为了现实,而我也成为了这份报纸从诞生到成长的见证者。当然,我也实现了自己的小梦想,作为一名老爵士的球迷,我在赛季中偶遇了已经退役的卡尔-马龙和后来成为主教练的杰夫-霍纳塞克。马龙那只厚实的手握住我的手时,我顿时感觉眼眶湿润了,梦想成真的感觉,也许就是如此。

  那些年,我在实现着自己的梦想,也在见证着别人梦想的实现。刚去火箭跟队报道时,汤姆-锡伯杜还是范甘迪的首席助理教练,一次采访中,我问他:“您想当主教练吗?”他也不避讳地说:“想啊,但我现在的工作是帮助火箭获得更多胜利,火箭的战绩好了,也许就有人注意到我了。”还有当时还是火箭队球员发展主管的肯尼-阿特金森,他也曾经在接受我的采访时表示想担任更重要的职务。如今,两个人的职业梦想都实现了,一个成为了森林狼的运营总裁兼主教练,另一个也成为了篮网的主教练。

  人生常有相聚,也总有别离。出于家庭等方面原因的考虑,几年前,我离开了报社,回到了家乡,但我和NBA报道之间的联系却从未中断,并很快成为了腾讯NBA报道团队的一员,个人主要负责的栏目是《NBA故事会》。

  或许,这一切和篮球相关的经历,在21年前完成那份手抄报时就注定了。梦想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?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